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快讯 >

西北大学学子探寻凤翔木版年画生存现状:何去

时间:2018-07-08 13:4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中国青年网宝鸡8月29日电 (通讯员 姜为怡 卫甜田)“肖里村娃娃一丁丁,从小就会画门神”这是凤翔县自古传有的歌谣。此歌谣中提到的“门神”就是凤翔木版年画中的一种门神年画

  中国青年网宝鸡8月29日电(通讯员 姜为怡 卫甜田)“肖里村娃娃一丁丁,从小就会画门神”这是凤翔县自古传有的歌谣。此歌谣中提到的“门神”就是凤翔木版年画中的一种门神年画。年画一直以来就被赋予驱凶避邪、祈福迎祥的寓意,是家家户户过年必须置办的年货之一。如今,寓意是流传下来了,木版年画却被大规模印刷的胶印年画所取代。同时,这也是凤翔木版年画于2006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原因之一。为了解其发展的现状及传承情况,7月8日,西北大学文学院暑期“凤翔泥塑、木版年画调查小组”前往宝鸡市拜访了木版年画传承人邰立平和凤翔木版年画传习所负责人邰伟伟。

  凤翔木版年画源于凤翔县南小里邰姓,属于家族传承的民间艺术。它沿用传统刻版套印工艺,以门神、风俗画、戏剧故事、窗花画、神码为主要题材,内容丰富,极具地方特色。其风格以刚健、厚重见长,被外国收藏家赞誉为“东方智慧的结晶”。

  文革抄家几灭绝,快马加鞭冀修复

  邰立平先生是《西凤世兴画局》第二十代继承人,2007年被评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7月8日下午,考察队先来到位于宝鸡市的邰立平工作室。在我们大致浏览了其工作室的年画后,邰立平向我们介绍了凤翔木版年画的历史。他提到,凤翔木版年画在他爷爷那一辈达到了技术精湛的顶峰,几乎不可能被超越。另外,在20世纪60、70年代,受到文革的冲击,几乎所有祖辈流传下来的刻板,画样都被没收,凤翔木版年画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邰立平在长达几十年的刻版生涯里重在恢复原有的木版年画,他先后挖掘、整理、复制家传木版年画300余种,创新作20余种,至今仍以恢复木版年画为主要工作。

  在谈及现状时,邰立平告诉考察队,如今凤翔木版年画面临着传承危机和缺少市场两大问题。他曾经在宝鸡市内招收过六名弟子,如今仅余两位,且都只是把制作木版年画作为业余爱好。以后木版年画主要交给其儿子儿媳传承。对于市场紧缩问题,邰先生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过年贴年画的这种习俗的逐渐消亡,二是在胶印年画的挤压之下,传统木版年画逐渐失去比较优势。

  上世纪80年代开始,邰立平推动其走进高等学府和美术馆,先后在国内知名度较高的几大美院(如:中央美院)做过展览,甚至去到澳大利亚、法国、日本等多国做展览,其作品多被相关美术馆收藏。逐渐由民间艺术品向收藏界、学术界发展,现在凤翔木版年画主要是作为一种高端化的艺术品被小众收藏。最后,邰立平在工作台上为考察队展示了木版年画的制作过程。他一手紧紧握住拳刀,一手用中指紧紧抵住靠近刀锋的位置,以此来控制刀锋的走向,被邰立平先生细致打磨过的刀锋在梨木板上缓慢削凿,他对线条的宽细、渐变有很高的要求。我们发现他的中指指尖因为常年劳作变得扁平,上面裹一层厚厚的老茧。这老茧向我们诉说着他恢复年画工作之苦。

  

他一手紧紧握住拳刀,一手用中指紧紧抵住靠近刀锋的位置,以此来控制刀锋的走向。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缑宇玉 摄

  子承父业接重任,热情洋溢兴传习

  7月10日,考察队来到凤翔县南小里村的凤翔木版年画传习所。其负责人为凤翔木版年画另一位传人邰江平之子邰伟伟。据负责人邰伟伟介绍,凤翔木版年画原本在兴盛时期有多个画局,每个画局的年生产量一般在十万张以上,画局技艺的传承也都以子承父业为主,但流传至今,刻版技艺传承下来的只有邰氏一族。

  目前,邰伟伟主要负责经营此传习所,主要接待来访的游客和学生,让来访者可以亲身体验木版年画的制作过程,比如刻板,套色印刷,上色等制作环节,让更多的人可以更充分地了解木版年画。

  邰伟伟平时也会进行刻板,并进行了多次创新尝试,他为考察队展示了融入剪纸、十二生肖等元素的木版年画,以及运用阴刻、阳刻相结合的技艺手法创作出的年画作品。据其介绍,传统木版年画比较受传统艺术爱好者的喜爱,而新型木版年画则更为年轻一代所接受。但是,单单在图样方面的创新并不足以挽救木版年画,传习所如今也主要是靠木版年画体验项目的收入才得以保留。被问及传承问题时,邰伟伟道:“我们这一代就这样传承下来了,至于下一代,如果有兴趣会让他们继续传承。”

  

运用阴刻、阳刻相结合的技艺手法创作出的年画作品。中国青年网通讯员 缑宇玉 摄

  政策落实至关重要,匠人创新传承有方

  在采访过程中,我们了解到国家对非遗项目的扶持力度很大,但有些扶持政策到基层落实出现问题,扶持政策没有真正惠及到传承人。目前,在相关政策落实方面,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实属当务之急。另外,匠人们也应结合时代潮流元素,与时俱进,创新出具有一定市场的时代性作品。

  凤翔木版年画的生存现状使我们担忧。虽然“肖里村娃娃一丁丁,从小就会画门神”的年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但凤翔木版年画所承载的历史文化仍存,我们不能任其消逝,它需要更好的保护和继承。